「我希望日本職棒能超越美國大聯盟」,達比修有對日本棒球的批判和期望

「我希望日本職棒能超越美國大聯盟。」

達比修有透過專訪,對日本球界提出建議,也批評一些指導者「觀念過時」,並呼籲進行改革。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。他是那位總站在球員立場說話的前輩;在槍打出頭鳥的日本社會中,這實屬不易。經常將年輕球員視為「自己的孩子」,不吝嗇給予愛護和建議;敢於對指導者、前輩,誠實提出自己的觀點。

這些對話中,都充滿著達比修有對日本棒球的期望。

1.這次WBC和年輕球員接觸的感想

「坦白說這次經典賽,我的感觸就是教練似乎和球員有條鴻溝。現役的教練們都是經歷需要忍耐、堅持下去才能贏得位置的時代。當時的教練只要說『這樣做!』,球員就會說『好!』。

在那個時代他們只知道一種方式,而且時間到了就會變成教練。但是,現在這樣做已經無法說服球員;相較我年輕時,現在的球員更加聰明。

雖然也有時代進步的原因,但實話實說⋯有些球員無法完全信任教練。」

2.依然有少數的老派指導者存在

「他們對自己的方法有信心,這是好的。在心理學上,對自己有信心可以產生克服困難的力量,他們擁有這些。

然而同時,對事情進行邏輯思考,考慮眼前的球員應該如何培養,似乎不是他們的強項。」

3.這些指導者不願意理解科學事實

「強調跑步訓練,是因為教練們只知道這種方式。雖然有很多方式存在,但他們只用這種方式指導。例如『你的下半身太弱,要多跑步』。

這種方式,我認為是缺乏對那個人的尊重,特別是在這個充滿各種信息的時代。堅持使用相同方法顯得有點過時,可能使得選手的生涯提早結束。

應該不斷思考選手的最適方法,以及提供當前社會所知的最佳方案;我認為教練也需要不斷學習。」

4.和年輕選手交流,會聽到從教練產生的不滿

「是的,但我認為這在任何時代都存在。如果不進行物理學、運動力學等方面研究,單純根據自己經驗判斷,就會漸漸使得方法不再適用。

因此,缺乏教練方法的基礎指導,現役球員容易感到沮喪,而且他們在當時還無法理解。時間過去了就變成常態,有一種讓人感到無奈的感覺。」

「我希望日本職棒能超越美國大聯盟」,達比修有對日本棒球的批判和期望

 

5.兩邊環境比較起來,日本指導者學習不足?

「住在美國,看著美國的棒球、美國教練們的態度,有時我會覺得部分日本教練有點學識不足。但對於那些不了解世界棒球的人來說,他們可能努力想要變得更好,也想要培養出更好的球員。

我理解這種想法,但我覺得大家應該要更加謙卑一點、更加擁有學習的態度一點。」

 

6.如果指導者更努力學習,日本棒球希望無限

「是的。而且,我不認為來美國住個幾年就會改變,態度是最重要的。如果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證明日本棒球可行,或是我們的想法才是對的,那麼最終可能無法客觀看待美國的情況。

有不少人來,其實就是為了否認美國的環境。即使我已經來了10幾年,到現在才明白的事情仍然很多。」

 

7.謙虛學習的態度很重要

「我也經歷過『自認為理解美國人、理解美國棒球』的時刻,但後來都會發現有所不同。有些人來了一兩年,還沒有學完所有的東西,卻已經變得非常自大。」

8.你認為日本要如何才能超越美國?

「在對美國WBC的決賽中,我們通過精細的投球和實力比拼獲勝。我認為這對美國來說構成相當程度屈辱,即使它可能並非由最強陣容組成。

我認為他們也知道,但他們原本應該贏的。因此透過這樣的比賽,美國人才會去思考『發生了什麼事情?』『你們怎麼了?』,並開始招集頂尖球員。

當越來越多人想『我們怎麼輸了,美國棒球不是最強的嗎?』這樣聲音越來越多時,可能就會有很大的改變。」

9.不要讓美國球迷認為,WBC 只是春訓賽的延續

「現在他們應該開始慢慢思考這個了。大谷簽下『美職最高額的合約』;而山本簽下『投手史上最高額的合約』,這種殊榮都不專屬美國人了。

我認為有很多人依舊不以為然,因為他們有自尊心。

然而對我來說,這是非常高興的事情(笑)雖然不是我的合約,但我會大聲說『怎麼樣!』『日本人是最頂尖的!!』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